LD体育在线(中国)有限公司-玩笑搁一边:为什么职业运动员,出柜那么难?

  • 23

‍‍‍‍昨天卡西利亚斯和普约尔出了点段子。说简单也简单:

卡西发推出柜。

普约尔回了句大概想表支持,“是时候说出我们的故事了伊克尔。”

然后卡西说推特账户被黑了。

普约尔也道歉,说那是个愚蠢的玩笑。

既然当事人这么说,这事就当过去了——虽然大家忙不迭地开起了皇马和巴萨的玩笑呢……

就这话题,顺口八卦几句。

虽然互联网上大家开玩笑,没事会在球星里凑CP找基情。

但职业体育界,真出柜,着实难如登天。

哪位说:不会啊?

这不卡西刚疑似要出,普约尔就来支持?

历年有球员出柜,舆论场面上都是一片欢迎?

这不NFL的卡尔·纳西布出柜了,还许多媒体赞赏他有勇气吗?

场面上,的确,在讲政确的地方,出柜总能获得一片赞誉。

2007年,在NBA打了五年294场比赛的英国中锋约翰·阿马奇,在退役四年后出柜。

当时也获得了支持,格兰特·希尔这样的翩翩佳公子说得极得体:

“约翰这么做,有利于鼓励别的球员袒露心声。”

鲨鱼也帮忙:“如果阿马奇在我们队,我一定会保护他。我不是同性恋,我只是不喜欢评断别人,我祝福他!”

巴克利这个大嘴巴则说了段有意思的话:

“这不该算什么大事。我知道我跟许多同性恋球员合作过,也对抗过同性恋球员。这算啥?”

巴克利说得很好,但无意间透露出真相:

他合作过又对抗过许多同性恋球员,但为什么只阿马奇出柜呢?

因为明面上的支持是一回事,背地里的反对是另一回事。

阿马奇出柜后,蒂姆·哈达维说过另一番话:

“首先,我不会希望他在我们队;其次,如果他在我们队,我真的会离他远点,因为我不觉得同性恋这事靠谱,而且我不会想和他在同一个更衣室;我有底线;如果你队里有12个彼此不想交流的球员,你还得在意他们在不在更衣室里,你想赢球都困难!”

帕特·加里蒂从球队角度说话:“同性恋队友肯定有人能接受,有人会抵制,这很容易制造球队分裂。”

斯蒂夫·亨特的话说得挺客气,但估计代表大多数球员的心声:

“我能接受同性恋队友,只要他不朝我伸手。”

到2013年4月29日,杰森·科林斯出柜。

科林斯是个普通的蓝领,出柜时34岁半了。他2001年进NBA,新秀季他就跟着新泽西网进了总决赛,有幸对抗鲨鱼;2003年,二年级的他作为首发中锋再进总决赛,对抗大卫·罗宾逊和蒂姆·邓肯。

在出柜前,很少人有人把他朝那方面想,毕竟他强悍硬朗,在斯坦福大学时,学长“疯狗”马德森说:

“杰森,斗牛犬一样强悍!”

所以2013年4月,他成为美国四大体育联盟里第一个出柜的现役球员,才显得如此特殊。

当时第一个对他表达支持的,是正养伤的科比,然后是斯特恩。科比代表着有威望的球员。斯特恩代表联盟的态度。

但出柜后,科林斯又打了一个赛季172分钟的比赛,于2014年退役了。

也就在那年,2014年1月,31岁的德国前国脚希策尔斯佩格出柜。

媒体的回应,当然是一片声的赞誉。波多尔斯基嚷嚷“这是勇敢正确的决定”,英格兰老传奇莱因克尔也说他勇敢。

但看看希策尔斯佩格自己的话:

“我并不会因此而感到羞耻,我觉得退役后的今天宣布此事正是个合适的时机。”

还是得等到退役之后。

有人敢在打球前说这话吗?有。

2014年2月4日,老迈克尔·萨姆过生日,他儿子给了他一个惊喜礼物。老萨姆早年日子很苦:八个子女,三个早逝,两个儿子蹲过牢子。熬到2014年,七儿子小迈克尔是密苏里大学的橄榄球名将,眼看要加入NFL了——结果生日这天,小萨姆给老萨姆一个短信:

“爸,我是同性恋。”

“我见过一个兄长被枪杀;我的大姐婴儿时就夭折了,我从没见过她;我二哥1998年失踪了;我有两个哥哥从中学就开始进监狱。比起这些惨事,告诉全世界我是同性恋根本没啥了不起的。”

五天后,小迈克尔·萨姆对媒体正式出柜。

当时的反应,也是一派乱。

纽约喷气机效力的谢尔顿·理查森表达支持:“我为他自豪!他是个好队友,一个好人。我保证,他的性向绝对不会影响到他的赛场表现。在场上,他不微笑,极为严肃,就是个杀手!迈克尔会适合NFL的更衣室,没问题。接受不了他?那说明你的球队思想不成熟!”

纽约巨人队的当家约翰·马拉和斯蒂芬·蒂什也表示欢迎迈克尔-萨姆,但纽约巨人队角卫特雷尔·托马斯的看法是:

“我不认同同性恋,我不尊重同性恋。如果你们想要他来队里,好吧。我不能代表NFL,也不能代表全队,我只是知道如果NFL让一堆同性恋进来,会出什么问题。”

“最大的问题是在更衣室:平时大家都光着身子晃荡,开爷们玩笑。”

“很可能,队里会因为意见不一,而刻意欺负一个异类球员。”

“一大堆二十岁上下的孩子新潮,能接受同性恋;但在NFL,文化是不同的!这会影响整个更衣室的气氛,还有媒体压力,大家都会不爽!”

“我们得被教育,怎么才能不对媒体说些政确的话,非常麻烦,老球员不会喜欢这样。”

“我确定他不是第一个NFL的同性恋球员,但他是第一个在进NFL前就出柜的!我不是说他自私,我知道他的所作所为很有勇气,但我觉得NFL还没准备好接受他!”

事实比较残忍:萨姆在选秀大会第249位被选中,后来也没打上NFL。他去了加拿大联赛打球。

小萨姆当时出柜,带头反对的,是他亲爹。“我不想要我的孙子们在这种环境下长大!——我是个老派人!我是个男配女那种型的人!——我们有许多障碍要跨越!这就是他得跨越的一个!”大概他觉得,性向是只要肯努力,就能跨越的障碍吧。

您一定注意到了,特雷尔·托马斯那一套“NFL更衣室大家光膀子的爷们文化”,和蒂姆·哈达维的“NBA更衣室”说法类似。实际上足球世界也是如此。2018年,法国的吉鲁说得很直白,“你得经常和他人住在一起,还有一起在更衣室淋浴。”吉鲁自己很支持彩虹运动之类,但他也很无奈:毕竟职业体育更衣室,是个,如他所说,“充满睾丸酮的世界”。

所以NFL的卡尔·纳西布作为现役球员出柜了,才会获得许多赞美,毕竟NFL史上出柜的球员16个,只他一个是现役的。

本季他还在为坦帕湾海盗队打球。不知道能打多久,但他也好,科林斯也好,迈克尔·萨姆也好,都是在一点点前进。

当然,依旧艰难就是了。

媒体展示的姿态,是有球员出柜,会获得一片赞许与认可。

但球队更衣室是另一个世界。

只是时序渐进,潮流涌动,大多数职业球队的变化,也是尽量从当年的严防死守,慢慢进到普遍不问不说。

但真要到公开出柜也毫无影响的地步,还有很久很久。

毕竟身处其中的球员们,其实最明白不过:

在职业体育世界,新闻发布会的政确与更衣室里的想法,经常不是一回事。

就像世界的应然与实然经常不是一回事,我们在媒体中看到的姿态与现实生活,经常不是一回事。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hub-id.com

‍‍‍‍昨天卡西利亚斯和普约尔出了点段子。说简单也简单:卡西发推出柜。普约尔回了句大概想表支持,“是时候说出我们的故事了伊克尔。”然后卡西说推特账户被黑了。普约尔也道歉,说那是个愚蠢的玩笑。既然当事人…

‍‍‍‍昨天卡西利亚斯和普约尔出了点段子。说简单也简单:卡西发推出柜。普约尔回了句大概想表支持,“是时候说出我们的故事了伊克尔。”然后卡西说推特账户被黑了。普约尔也道歉,说那是个愚蠢的玩笑。既然当事人…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